== 发布时间:2015年05月19日 ==
您现在位置:首页-经验谈-腹有诗书气自华

腹有诗书气自华

——谈谈我的语文学习

吴呈杰

2014年的高考中,160分的语文我取得了141分的好成绩。很多人向我探讨语文的学习经验,其实语文不像数理化那样需要大量地做题,对我而言所谓的秘诀不过是简单的两个字:阅读。

阅读?它在一张语文综合卷中的作用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体现。实际上,一张语文试卷无处不渗透着浓厚的人文情怀,换句话讲,每个题型都着力考察学生的阅读和理解能力。语言文字运用题,是在对题干内容有所把握的基础上对其分析概括;阅读题,是能够深入文章体会作者的写作意图和思想感情;作文,更是学生阅读积累和思维品质的直接体现。这些,都离不开“腹中诗书”的支撑。

不少同学应该会有这样的疑惑:茫茫书海,到底哪些书才对我的语文学习有所裨益?挑选的书籍应该涉及方方面面,如小说、随笔、杂文等,不求学富五车、学贯古今,但至少能感知世界的各个侧面,初步形成自己的文学观。当然,阅读也是要有所侧重的。按我的经验讲,挑选书籍应该遵从两大原则。

第一是对这方面知识有兴趣。无论做何事,兴趣一定是成功的一双翅膀。比如我,因为有沈从文笔下“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,就是回到故乡”的乡土情结,就有意识地从这方面深入挖掘下去,以“中国乡村”为主题做了深度阅读,包括刘亮程《一个人的村庄》、梁鸿《中国在梁庄》、熊培云《一个村庄里的中国》、何伟《江城》等。此外,我还以此为基点发散开去,探讨外国文学中心灵故乡的意义,比如毛姆《月亮和六便士》、里尔克《杜伊诺哀歌》等。当你在某一方面有足够积累时,对这一方面的思考也会更深一层,在做题和写作时就不会产生“无话可说”“难以表达”的焦灼感。

第二是在这一方面有所欠缺。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,这虽是亡羊补牢式的补救措施,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的。高中以来我以写议论文为主,但由于自己的思辨力不强,写出来的文章文采有余,深度不足。在语老师的建议下,我读了很多社评报评、文学评论、哲学书籍等。比如我钟爱的史铁生《病隙碎笔》、海德格尔《存在与时间》、崔卫平《思想与乡愁》,它们带领我走进更为广博更为深邃的思想殿堂,使我品味那些闪光语言下对生死、对存在、对命运的思考。所以,在能够清晰剖析自己的前提下,也要懂得针对自我不足想方设法地“掩盖”。

当然,同阅读密不可分的是摘抄。我的摘抄是全校闻名的,高中三年积累了近五十万字。课余时间我的主要时间都是用于阅读上,将自己喜欢的段落反复品味并及时摘录到摘抄本上,在它旁边写好自己一闪而过的灵感火花。这不仅使我们在某一方面有充足的知识积累和深刻的思考体悟,更重要的是一种阅读与思考模式的结合,将别人的思想、观点内化为自己的,贴上独属于自己的标签。这样一个内化过程恰恰是语文学习的精髓。

需要注意的是,阅读不应该是“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”的兴起之举,而应该沉淀为一种不能割舍的生活习惯。即便是高考前一天,我仍在阅读卡尔维诺《看不见的城市》和冯友兰《中国哲学简史》。这并不是很功利地为高考背素材,事实上,在高考中我也并没有用到这些东西,它主要是让我保持文科思维的活跃,在面对语文试卷时,能更及时、更精准地于脑海中搜索到正确答案。

其实,阅读的作用并不仅仅体现在对语文学习的帮助上,它更可以提升一个人的思想情操和道德修养,即古语中的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如梁文道所言:读书到最后,是让我们更宽容地理解这个世界有多复杂。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将阅读视作指引方向的一盏明灯,以此照亮我们生命长河中的茫茫黑夜。

(吴呈杰同学毕业于江苏省天一中学,2014年高考总分430分,现就读于北京大学。)

 


院校风采